世卫最新认定!已在50多个国家和地区传播的猴痘疫情威胁有多大?

世卫最新认定!已在50多个国家和地区传播的猴痘疫情威胁有多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魏笑 深圳报道 尽管全球新增猴痘病例不断增多,但世界卫生组织6月25日表示,最近在50多个国家和地区传播的猴痘疫情暂不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此前6月23日,世卫组织紧急委员会就猴痘疫情举行会议。会议指出,自今年5月以来,已有47个国家向世卫组织报告了总计3040例猴痘病例,世卫组织欧洲区域的国家报告了最多的病例。目前,猴痘疫情在许多从未报告过相关病例的国家传播。大多数猴痘病例是男性,且属于城市地区的非异性恋群体。

继5月在欧洲、美洲等非流行地区暴发后,目前猴痘疫情已在亚洲出现。6月24日,我国台湾省出现首例猴痘病例。报道称,该病例为台湾南部一位20多岁的青年男性。

虽然暂不认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5日也指出,猴痘显然是一种不断演变的健康威胁,世卫将酌情再次召开会议评估疫情状况。谭德塞敦促各国加强疫情监测,改进诊断、社区参与和风险沟通水平,以及适当使用治疗方法、疫苗、病例追踪和隔离等公共卫生措施。

6月14日,国家卫健委官网就发布了《猴痘诊疗指南(2022)年版》,要求提高医疗机构诊疗猴痘能力。随后6月22日,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猴痘健康提示”指出,本轮猴痘疫情在全球的病例数和波及范围均增长较快,为非地方性流行区的历史之最。中国疾控中心还提示,如发现猴痘输入病例,主要在其接触者中存在一定感染风险,一般人群暂无感染风险。

对此,国内著名传染病学专家、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卢洪洲教授团队认为,应该普及有关猴痘的重要知识,来促进全球公共卫生防控。2022年6月,《Zoonoses》发表了以卢洪洲教授为通讯作者的研究论文“The Novel Monkeypox Outbreak: What Should We Know and Reflect On?”。论文指出,猴痘是由相对较大的DNA病毒引起的,比RNA病毒更擅长检测和修复突变,这意味着猴痘病毒不太可能突然突变成一种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从而导致全球大流行的病毒。

猴痘能否通过性传播值得探讨

“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世卫组织可以发布的全球最高级别公共卫生事件。2020年1月底,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2022年5月13日, 大型对撞机英国首先报告本土猴痘病例,此后,欧洲、美洲、亚洲、大洋洲和非洲(非地方性流行国家)陆续发现猴痘病例。据世卫组织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猴痘疫情传播,总计报告超过3000例猴痘病例。

作为天花的近亲,猴痘是一种人畜共患疾病,曾在非洲地区流行。值得注意的是,与2018~2019年非洲流行的毒株相比,2022年暴发的猴痘病毒出现了近50处遗传变异,并且一些突变使病毒更容易传播。

卢洪洲团队在论文中指出,猴痘的主要流行地在非洲中部和西部,通常靠近热带雨林,包括树松鼠、冈比亚袋鼠、睡鼠、非人类灵长类动物在内的多种动物物种已被确定为对猴痘病毒易感。猴痘可以通过人畜或人人传播,人类的主要感染途径有以下几种:直接接触受感染动物的血液、体液或其损伤的皮肤、黏膜;直接接触感染者损伤的皮肤、21天内被其污染的物体或密切接触其呼吸道分泌物。母婴垂直传播或围产期密切接触可能会导致先天性猴痘。

此外,卢洪洲团队还指出,猴痘是否能通过性传播途径传播这一问题值得进一步探讨。

此前中国疾控中心在提示中指出,病例以中青年男性为主;多为男男同性恋者,产品中心疫情传播与性活动密切相关;绝大部分病例未曾前往猴痘地方性流行地区(即非洲中部和西部的11个2022年前曾报告猴痘病例的国家)旅行;临床表现相对较轻且不典型,皮疹主要分布在生殖器部位,数量明显偏少,只有几个甚至一个皮疹,未见进一步扩散。

不过,中国疾控中心也指出,目前尚不能确定是否会经过精液或阴道分泌物传播。

猴痘病毒不太可能全球大流行

猴痘通常是一种自限性疾病(指疾病在发生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靠机体调节能够控制病情发展并逐渐恢复痊愈的疾病,一般来说,在没有严重其他并发症的情况下,只需对症治疗或不治疗),症状可能持续2至4周。不同于水痘,猴痘的皮疹更集中在面部和四肢而不是躯干上,超过70%的病例面部、手掌、脚底和口腔黏膜出现皮疹。 

猴痘目前尚无特效药物治疗,主要以对症治疗和优化护理照护为主,以减轻症状、控制和预防并发症;对于严重病例,可考虑选择抗病毒药物进行治疗。目前被批准用于猴痘治疗的药物有brincidofovir和tecovirimat两种。

卢洪洲团队指出,在疫苗接种方面,目前全球多国保存的天花疫苗多为复制型组织培养疫苗,对猴痘的保护作用能达到85%左右,可减轻症状的严重性。2019年美国FDA批准的减毒天花疫苗Jynneos(MVA-BN),属于非复制型猴痘疫苗,可用于成人天花及猴痘的预防。但目前,这个疫苗也仅推荐高危人群和密切接触者预防使用,其阻断和预防暴发的效果有待评估。

卢洪洲团队还指出,天花的根除和疫苗接种工作的停止为猴痘获得临床“优势”铺平了道路。此外,由于大多数猴痘病例发生在非洲农村,疑似漏报可能导致这种病原体的潜在威胁被低估。

但与新冠病毒不同的是,猴痘病毒是通过与体液(例如咳嗽产生的唾液)的密切接触传播。这表示患有猴痘的人感染的密切接触者可能会比新冠少得多。

此外,猴痘是由相对较大的DNA病毒引起的,比RNA病毒更擅长检测和修复突变,这意味着猴痘病毒不太可能突然突变成一种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从而导致全球大流行的病毒。

在论文中,卢洪洲团队还强调,目前全球人群对痘病毒免疫力普遍较低,且本次疫情主要确诊病例为男男性行为人群,应警惕合并HIV感染增加猴痘感染的风险及感染后疾病严重程度。

随着越来越多国家放宽对新冠疫情的防控措施,全球旅行和贸易也在逐步地恢复,猴痘疫情的暴发带来了警示:在互联互通的世界之中,疾病传播风险也是全球共同需要面对的问题。

在6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所长许文波表示,中国疾控中心对猴痘病毒敏感性和特异性在非洲塞拉利昂进行了验证,我国有能力通过对疑似输入病例的临床标本开展实时荧光PCR检测猴痘病毒的基因,可以及时发现潜在输入的猴痘病例。

国家卫健委发布的《猴痘诊疗指南(2022)年版》也要求认真组织做好猴痘诊疗相关培训,切实提高“四早”能力,一旦发现猴痘疑似病例或确诊病例,应及时按照有关要求报告,并全力组织做好医疗救治工作,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