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讲的忠是相互的,你想下级对你忠心,首先就要对你的上级忠心。

书海泛舟,人间清欢

图片

图片

大家好呀~今天,我们继续来读儒家经典,四书里的《论语》。01.这是一个发生在孔子及其弟子冉求之间的故事,被记录在了《季氏十六》的开篇。段落里面有许多我们现在仍在用的话,比如,“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既来之,则安之”、“祸起萧墙”,等等。

图片

那么,冉求和孔子究竟在谈论什么?孔子为何会对冉求如此生气呢?季氏将伐颛臾。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论语·季氏十六》我们先来看第一小段。季氏要攻打颛臾。冉有和季路辅佐季氏,知道此事师出无名,心里不踏实,便去找孔子请教。或者说,两人心里肯定知道孔子不赞成,出于某些考虑,还是决定去和老师孔子打个招呼。两人一见孔子就说,“季氏将要攻打颛臾”。孔子一听,毫不客气,劈头盖脸地把两人痛斥了一顿,“冉求!恐怕这是你的过失吧?那颛臾,先王让他做东蒙山之主,不是外国,是咱们鲁国邦城之内的附属国,也算是咱们鲁国邦国之内的附属国,也算是我鲁国的社稷之臣。这次攻伐之事,从何谈起呢?”冉有听了赶忙解释:“是季氏要打的,我俩都不赞成。”孔子听出了冉有话里的推卸之意,继续不客气地指责他。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xiàng)矣?且尔言过矣,虎兕(sì)出于柙(xiá),龟玉毁于椟(dú)中,是谁之过与?”《论语·季氏十六》孔子说:“冉求!古代良臣周任说过,'陈力就列,不能则止’,度量自己有多大的本事,去那个合适的位置,干不了就别干了。你既然没本事去劝谏主公,还赖在那个位置上干什么?辅佐一国一家,就跟帮助一个盲人一样,他站不稳你不扶他一把,哪有像你这么做家宰的呢?再说,你说你不同意,好像你不同意就没有责任一样,那老虎、野牛从笼子里跑了出来, 性激素检查龟玉在木椟里坏掉了,这是谁的责任啊?那是守卫者的责任啊。”孔子的这一句很关键,上级要做恶,你作为下属,不同意,那就辞职离开,不要参与。你不能一边跟着领导干,一边又把责任全部推到领导身上,这是要不得的。

图片

冉有被孔子抢白了一通,脸上挂不住了,开始为季氏辩护,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bì),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论语·季氏十六》“季氏要讨伐颛顼,也是事出有因,颛顼离季氏的私邑很近,城郭又很坚固,如果今日不取,后世必为子孙之患。”孔子怕不是被冉求气坏了,一点情面也不给冉求留,继续说道,

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shě)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产品中心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论语·季氏十六》“冉求!君子最恨那些不肯实话实说,还偏要给自己找理由的!我听说,一个国、一个家,不怕贫乏,怕财富分配不均匀;不怕百姓少,只怕不相安。如果财富均匀了,就没有了贫;如果大家相安无事,也就没有了倾覆之祸。正因为如此,如果远方的人不服,我们就要修文德去让他们心服口服,让他们的人想过来,过来了也能安居乐业。现在,你们辅佐季氏,外面的人不服气,不愿前来投奔,里面的分崩离析不能守,反而想对外大动干戈。我看他季孙氏的担忧,怕不在颛顼,倒在自己的萧墙之内!”

图片

这段话里有两个重点:一个是,“君子疾夫舍(shě)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一个人要是做了有违道义的事情,是瞒不过周围人的。大家嘴上虽然不说,心里其实啥都清楚,不过是因为不想伤和气,没有点明罢了。这个时候,与其狡辩,不如大大方方地向大家承认你的错误,及时回到正道上来。二一个是,“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你注意自己的修为,文德齐备,远悦近来,不用担心别人,子孙后代也会过得好好的。你如果不注意自己的修为,成天和家臣研究图谋别人,今天想着这个,明天惦记着那个,那么跟你的人,心思也会被你养歪,到过头来你家里图谋你,先出事的反而是你家。季孙氏后来果然被孔子说中,家臣阳虎作乱,祸起萧墙。

图片

02.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无道,则庶人不议。”

《论语·季氏十六》礼乐征伐,是最高权力和最高权威,是天子的事情。征伐,征,是上伐下,伐,是讨伐有罪之国,谁有罪,也是周天子定,而不能由诸侯说了算,谁有罪就去讨伐谁。孔子说,天下政治秩序清明,则制礼作乐以及兴师出兵的决定,都是由中央决定的;天下混乱,出兵征伐则在诸侯间就决定。中央反而成了摆设。如果征伐出自诸侯,最多传十代,便会亡国失家,如果出自大夫,那么五代便守不住了,如果是陪臣,那最多三代。当天下太平了的时候,老百姓们不会对朝政议论纷纷,想着篡位夺权了。

图片

这段话的关键,在于最后的那句,“天下无道,则庶人不议”,如果某诸侯、大夫、陪臣突破了礼乐的边界,代天子行事,哪怕一开始的初心是“奉天子以令不臣”,其他的诸侯、大夫、陪臣就也会想要有样学样,过过“代天子”的瘾。而当诸侯开始轮流坐庄时,天子就成了摆设,而当大夫开始轮流坐庄时,诸侯就成了摆设,陪臣开始轮流坐庄时,大夫就成了摆设,一层一层地下来,就乱套了。

图片

因此,你如果想要下级对你忠心耿耿,首先就要做好示范,表示对自己上级的忠心,要想别人怎么做,自己就要先做到。以上,便是今天的内容。下一篇里,灵遥将继续为你带来《论语·季氏十六》的共读。敬请期待吧~